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搞陸縝做貢獻(1/2)
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有聲小說,在線收聽!
  22

  權限到手, 楚殷心里就踏實了。

  現在她攢了兩張特殊道具卡沒用, 等有時間要好好研究一下。不過這個刪除卡從字面意思上來看似乎比之前那張替換卡更直觀……假如能直接刪除掉一個角色,那可就太爽了。

  ——刪了男主)大家都瞎過吧。

  學習姬「咳咳咳咳、危險發言!」

  楚殷在心里翻了個小小的白眼。

  既然已經廣播了, 她正好有理由離開, 轉身就往領獎臺的方向走。陸縝似乎有點恍惚, 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在后邊不緊不慢地跟著。

  楚殷沒走出去多遠,她在樓道里碰見了梁月琪。

  梁家大小姐今年前所未有地失利,不僅冠軍沒拿到,亞軍也被人搶了——還是被自己喜歡的人搶的??此F在的臉色,應該是很受打擊。

  殷姐搖頭, 殷姐嘆氣。

  這人也太不能打了,就不能爭點氣嗎?

  堅強點, 讓陸縝看到你的優秀看到你的美?。?!

  實在不行,主動點往他身上撞?。?!省得讓他在后臺撞我??!

  ——唉。

  楚殷清透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一絲恨鐵不成鋼的神色,看得梁月琪一陣強烈的心梗, 差點喘不上氣來。

  大小姐出身優渥,一生優越,還從來沒有這樣被人看低過。她捏緊了自己昂貴的裙子, 正想說什么,楚殷卻已經繞過她走了。

  梁月琪又是一陣心梗。

  她伸手攔住陸縝,紅著眼睛說“陸縝,你不是來看我比賽的,對嗎?”

  陸縝掃她一眼“我是來比賽的?!?br />
  梁月琪“為什么?你從來不在乎這些獎項的?!?br />
  陸縝嗤笑一聲, 繞開她就想走。

  梁月琪平時在陸縝面前都非常知情識趣,并不會像學校里的其他女生那么瘋狂,這也是梁月琪這么長時間以來都沒有引起陸縝惡感的原因。

  但這次梁月琪實在忍不住了,忽然脫口而出“你難道……是為了那個楚殷?”

  盡管說出來荒謬,可梁月琪的第六感告訴她,就是這樣。陸縝根本沒想看她演講,甚至是在她演講中途才來的——可那個楚殷上臺之后,陸縝全程都抬著頭看!

  陸縝的視線冷了下來,漆黑的眼底浮起一絲戾氣“管這么多,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?”

  梁月琪被嚇得心底發顫,可他這樣的反應,卻讓她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。她簡直覺得荒唐,顫抖著說“陸縝,你是什么身份?你不怕陸爺爺知道嗎?她只是一個鄉下——”

  “——閉嘴,”陸縝的臉色沉了下來“管好你自己?!?br />
  態度冷硬,用的是上位者的冰冷語氣,直接把一顆少女心捏得稀巴爛。

  陸梁兩家交好,梁月琪從小就認識陸縝,這么多年來雖然從來沒得到過陸縝的任何回應,但這也是第一次陸縝用這樣的態度對她。

  她臉上火辣辣的,轉身瞪著陸縝的背影,滿心都是委屈和不甘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頒獎順序是按照季軍、亞軍、冠軍的順序來的。

  楚殷成功獲得本屆xx杯英語演講比賽的冠軍,最后壓軸上臺,由主辦方親自頒發獎章和證書。不知道為什么,來頒獎的那位主辦方對著她笑得極其慈祥,像一朵綻放的菊花一樣。

  楚殷比賽上臺的時候,臺下還無人關心。

  等領獎上臺的時候,卻吸引了無數人的關注。

  這個薈文的小姐姐,英語發音好蘇!即興回答好冷靜!而且長得還巨巨巨漂亮??!一場下來,楚殷就在一中斬獲了一批顏粉。

  姜研和宋兆霖在觀眾區里坐著,聽著周圍人的彩虹屁,頓時升起一股自豪之情,拿著手機啪啪給楚殷拍了好多照片。

  最后獎項全部頒完,冠亞季軍一起上臺合影。楚殷站在中間,左邊是陸縝,右邊是梁月琪,搞得她十分別扭。

  攝影老師還左右指揮“那個帥哥、對——往右一點,對!”

  陸縝垂眸,指尖微微蜷縮,然后靠近了少女。

  楚殷就被迫和陸縝挨在了一起。

  這一年她的肩膀剛剛到他胸口,整個人都被他籠罩。

  氣息無聲地交錯在一起,一些身體記憶不合時宜地復蘇,楚殷被包裹在陸縝的氣息里,不知怎么想起了那些年陸縝抱著她說過的一些葷話,背脊再次爬上細微的戰栗感。

  狗男人。

  她抿了抿唇,臉頰上浮起一個小渦。

  ——“咔嚓”,照片被永久定格。

  臺下的觀眾們遲遲不愿散場,小聲感慨

  “這是什么美顏盛世啊……”

  “我竟然一時無法判定這倆人到底哪個更好看?!?br />
  “都好看??!哥哥姐姐我可以啊啊啊啊??!”

  下了臺,楚殷直奔姜研他們,卻冷不防被陸縝叫住。

  ——“好學生?!?br />
  少年音微啞,帶一絲笑意。

  楚殷無奈地回過頭。

  陸縝站在幾步之外,笑起來“我不是壞學生?!?br />
  楚殷“……哦?!?br />
  “所以……”陸縝漆黑的雙眼看著她,“能不能別怕我啊?!?br />
  剛才拍照的時候,離得近了,她都在顫。

  楚殷沉默了。

  等離開很久之后,她還在沉默。

  是,你不是壞學生。

  ——你是個大!壞!胚?。。?!

  誰怕你啦?!

  我呸?。。?!

  離開比賽場地的路上,姜研顯得很興奮,她真的沒想到楚殷口語這么好,這下班里那幫冷嘲熱諷的人又要被打臉了。

  姜研感慨地說“殷殷,我覺得你好像什么都會,簡直是全能的?!?br />
  宋兆霖也在一邊,陸縝被家里接走,他就一直跟著楚殷了,此時贊同地瘋狂點頭“我也覺得??!殷姐,過兩天運動會,你是不是還能拿個擊劍花滑冠軍啥的?!?br />
  楚殷還真的認真思考了一下,回答“拿不了?!?br />
  雖然擊劍和滑冰她都會,但只是單純的業余愛好水平,拿獎還是困難了點。

  幾個人說說笑笑著,還沒走出一中校園,冷不防地被幾個一中的人攔了下來。

  看著面前那幾個流里流氣、手上夾著煙的女生,楚殷揚起秀氣的眉。

  ——熟人啊。

  宋兆霖一見到這幾位大姐,就想起了那一天在巷子里被支配的恐懼,頓時花容失色。

  大姐大邪笑著走過來,目光卻是看向楚殷的“還敢來我們的地盤?聽說你還我們這兒拿獎了?”

  上次她們被處分,思前想后應該就是這女的搞的鬼,今天剛好讓她們碰上了!

  周圍一中的學生都停了腳步,暗中圍觀。

  宋兆霖不知道楚殷什么時候和這些人有了過節,但他一個男的,這種時候肯定要保護女孩子,于是一把把楚殷和姜研攔到了身后“有什么事沖我來!”

  聚集的學生里有不少剛剛看完比賽的,此時都有些緊張——

  剛才拿獎的那個小姐姐怎么會惹上她們?

  她不會受欺負吧?

  大姐大看著宋兆霖,摸摸下巴“喲,小帥哥也在,想不想姐幾個???”

  話音剛落,楚殷微微一笑,一把推開宋兆霖,把他和姜研一起擋到身后。

  然后,她忽然開口道“咦?你們不就是那天在巷子里玩粑粑的那群人!”

  圍觀群眾始料未及“???”

  宋兆霖也驚了“玩、玩粑粑?!”

  大姐頓時想起了那天被狗屎糊手又糊臉的恐懼,神情無比難看“你、你瞎說什么!”

  楚殷一臉真誠“你們不是人手一坨狗粑粑嗎,玩得可開心了!”

  要知道校園大姐大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和排場,這么被當眾揭丑,幾個小混混氣得老臉都紅了,扔了手上的煙就想過來打她。

  忽然,楚殷超大聲地說“天??!你們怎么開始玩鳥粑粑啦!”

  眾人定睛一看,只見那幾個人手上居然各有鳥屎!花花綠綠的,十分真實!

  天??!一中大姐大原來真的有這個嗜好!

  幾個混混臉都綠了——

  來了!又來了!

  這被屎支配的恐懼!

  這到底是什么玄學???!

  眾目睽睽之下,她們無法承受這種看變態一樣的目光,最后屁滾尿流地跑了。

  楚殷滿意地拍拍手,她剛一看到這幾個人就把劇本里她們手上的煙改成了鳥屎。和之前的劇情前后呼應,有始有終。

  這次,希望這幾位大姐培養出心理陰影,以后不要再來找麻煩了。

  她回過身,挨個摸了下宋兆霖和姜研的頭“別怕?!?br />
  兩人乖乖愣愣。

  圍觀群眾再次嚎叫。

  這處驚不變的氣場!這舉手投足的淡定風范??!

 &
為您推薦
如何利用互联网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