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章節目錄 我猜到了!(1/2)
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有聲小說,在線收聽!
  36

  偌大的教室, 忽然和諧了起來。

  所有人的視線都盯著自己面前的試卷題,但耳朵都豎著, 朝向教室里的某處。

  “怎么樣?我這么說能理解嗎~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其實你做的也是對的, 繼續這樣做就可以~”

  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陸縝整個人,從頭到腳,渾身上下,都寫滿了拒絕。

  他薄唇緊抿, 眉心折著, 肢體盡可能和顧秋澤保持距離。

  ……莫,挨,老,子。

  在他的斜前方, 楚殷低頭做題, 面上風輕云淡事不關己,心頭卻忽然浮起一絲惋惜。

  ——可惜劇本上寫得是“顧秋澤對陸縝”的單方面教學, 但凡陸縝這狗男人也主動一點,那就可以變成一副相親相愛的畫面了!唉!

  顧秋澤盡職盡責地把那道題講完之后,自己也覺得很奇怪。

  雖然敗給男人可恥的勝負欲、和陸縝當眾爭鋒這種行為連他自己都覺得幼稚,但明明上一秒還滿心針鋒相對, 下一秒卻忽然情不自禁地溫柔了起來。

  ……怎么回事?

  顧秋澤平時的確是一個以溫柔著稱的人,但這份溫柔從來都沒有對準陸縝過——當然他本來就沒這個打算。

  但莫名其妙的是,話一說出口,就自動變得非常友愛。

  難道他已經成熟到這種程度了嗎……?

  全班同學都默默地低下了頭,假裝自己心里只有學習。

  另一組, 韓初瑩望著這幅忽然基情起來的畫面,心中非常滿意。

  臭男人和臭男人玩吧,讓我姐自己獨美!

  耶!

  于是,接下來的兩個小時,楚殷終于如愿以償地、安安靜靜做完了題。

  兩個小學雞進行了一場友愛的互動之后,也終于各自安靜如雞,到課程結束都沒有再煩她。

  真好)

  ……

  以這場經驗分享與教學為分界線,冬令營也進入到了最后階段。

  這一段時間以來學到的內容都會出現在終期評定的題目里,再經過單獨面試,最后水平測試、終期評定、面試成績三項會綜合得出一個排名,前十五位可以獲得本屆希望杯大賽的參賽資格。

  最終,在比賽中角逐出今年的金銀銅牌。

  「叮~大型學習任務又來咯!通過最終評定,獲得希望杯參賽資格,難度系數三星半,完成后可獲得改單句權限哦~」

  楚殷等了一會兒,發現沒有下文了,忽然覺得不對“等等,為什么沒有特殊獎勵?而且怎么難度系數比水平測試還降低了?”

  學習姬……為什么降低你心里沒點數嗎!

  還不是某宿主自己給自己開buff,把自己搞得太!強!了!

  以至于整個系統對她的能力評估都有所調整。上次水平測試前五名還是四星以上難度,但宿主可以說并沒有太費力地拿到了第三,所以,這次任務直接降低了難度系數。

  「并且因為宿主您太強了,系統判定這個任務對您來說較為輕松,所以就沒有特殊獎勵卡了哦~」

  「另外友情提示您,宿主賬戶里還有兩張道具卡~記得在保質期內使用哦~」

  楚殷“……”

  這個摳門雞?。?!

  雖然她的道具卡都存著沒用,但這種好東西永遠不嫌多??!

  “你真是越來越摳門了?!?br />
  學習姬「風好大信號差——聽不清——」

  楚殷“你要個屁的信號??!”

  不過她也知道,拿到參賽資格對自己而言的確不難。

  參賽資格一共給十個人,她現在還是很穩的,做完題甚至可以抽空輔導一下韓初瑩。

  韓初瑩對這個資格毫無野心,但她表現得非常積極非常上進!

  ——單!獨!輔!導!??!

  能近距離欣賞楚殷的高清□□絕美臉蛋,還能領略她超強超清晰的邏輯推導,這種待遇誰能享受!誰能??!

  經過這么多天的朝夕相處,韓初瑩覺得自己和楚殷的交情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進展!等下學期開學她大概會成為許多人羨慕的對象,啊啊啊這個冬令營來得簡直太對了!

  接下來的幾天,教學內容崩潰式掃尾,依舊是眾人暴風吸入知識的模式。

  在經過了最初的不適應之后,營員們已經能和這種模式徹底兼容,自然也是進步飛快。

  在這些人里,楚殷的基礎并不是最好的,但她的升級速度一定是最快的。

  她本人就已經足夠努力,而她對知識的理解和應用能力又在實時增強,在最后的幾節課堂上,她的反應速度甚至能打得過全營第一名的王磊,這讓很多老師都對楚殷印象深刻。

  這些競賽老師們都很喜歡好苗苗,當然也不會因為楚殷過于出眾的外貌而對她有任何偏見。在結束每天的常規輔導后,有時候楚殷會留在教室里繼續學習,有些老師甚至愿意主動留下來,單獨給她輔導一會兒。

  對此,楚殷當然求之不得,抓緊機會向老師討教白天遺留的幾個小問題。

  教室外,教務老師看著面前高大清冷的少年“陸少爺,蔣老師在今天講的那幾個模型上很有研究的。她現在在輔導你們學校的那個女孩子,您如果愿意,可以一起去聽聽?!?br />
  陸縝朝教室里看了一眼。

  少女坐在階梯教室中間的位置,四下空曠,她的身影很小。落日的余暉灑滿她的肩頭,那張側臉模糊在光暈之中。但陸縝知道,她現在的表情一定認真又專注。

  就像這么多天以來,他無數次悄無聲息看到的樣子。

  “不了?!标懣b輕聲說。

  讓她好好學習吧。

  不煩她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最終,營員們迎來了最終的終期評定。

  評定形式仍然是試題,在做完一套難度超高的卷子之后,他們又馬不停蹄地就開始單獨面試。這樣兵荒馬亂一整天過后,這段旅程才算真的畫上了句號。

  韓初瑩走出面試的教室,虛脫地癱在外邊的長椅上,對旁邊的楚殷道“終于結束了,我靠,我居然能堅持下來——不管能不能參賽我也不管了!”

  楚殷站著,輕輕呼了口氣,抬頭望著高高的天。

  現在已經不用想結果,過去這段時間學到的知識沉甸甸地墜在身體里的某處,讓她覺得踏實而安心。

  這段旅程是她上輩子沒有經歷過、也根本不可能經歷的事。

  一切都會改變,一切也都能失去。只有知識是自己的,學到了,記住了,它就能一直跟著你,成為你終生的助力。

  楚殷想,上輩子學的那些知識,客觀上的確有陸縝的功勞。

  但這輩子她擁有的這些,全都感謝她自己。

  學習姬從大腦里冒出來「——和本姬?!?br />
  楚殷笑了下“也對?!?br />
  系統和金手指的確是她學習的一大動力啊。

  最后評價結果將會在明天的結業儀式上公布,今天,大家終于可以放松一下了。

  這天晚上是她們住這間宿舍的最后一天,這次她們不用再挑燈夜讀,可以悠閑地收拾東西,準備回家。

  宋兆霖隨時盯著她們的作息,這時叮叮咚咚地發來不甘寂寞的微信

  [殷姐!結束了吧!要不要粗切耍??!]

  [這里蠻多好玩的,殷姐你不感興趣嘛!就算對我沒興趣,還有縝哥哪!]

  [性感帥哥!在線陪玩!白嫖不要錢嗷!]

  楚殷不慌不忙地回了條[小心我把截圖曝光出去。]

  宋兆霖秒慫[爸爸?。。?!饒我一命![驚恐][驚恐][驚恐]]

  楚殷[我沒有你這種傻兒子。]

  她根本都沒加陸縝好嗎。

  楚殷搖了搖頭,宋兆霖真是她見過最憨的人。

  另一邊的酒店里,宋兆霖放下手機,唉聲嘆氣“哎,約不動,真的約不動?!?br />
  陸縝坐在一邊的皮椅里,長腿搭在膝蓋上,單手撐著太陽穴,表情莫測。

  “你和她說什么了?”

  宋兆霖略有些心虛地說“沒什么,沒什么?!?br />
  陸縝掀起眼皮“給我看看?!?br />
  宋兆霖把手機扣在胸口“不了吧!”

  半分鐘后。

  陸縝低頭,看著宋兆霖手機上的聊天記錄。

  他逼逼了很多句,“ndcy”也就只回了一句,還是在威脅他。

  用的是楚殷一貫的不近人情的語氣,陸縝甚至能想象得出屏幕那頭她細微的表情。

  半晌后,陸縝才把手機拋回給宋兆霖。

  然后又忍不住點開了自己發送過去的驗證請求。

  某個小書呆子說,發截圖……?

  那——你倒是加我啊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女生宿舍里。

  韓初瑩盤腿坐在床上,正在收拾她床頭的耳機線、小抱枕、還有一些紙團,她感慨了一句“現在要走了,居然還有點不舍得?!?br />
  楚殷坐下底下整理書,“是啊?!?br />
  對面的女學霸難得主動加入了對話“我也是?!?br />
  楚殷聽到后抬眼一笑“有緣還會再見?!?br />
  韓初瑩是個自來熟,立刻積極地說“咱們被分到同一間宿舍就是緣分呀,大家加個微信吧,不枉認識一場~”

  女學霸露出了一絲羞澀質樸的笑容,看了看他們“好?!?br />
  幾個人加上微信,聊了一會兒天。

  熄燈之前,女學霸看了一眼楚殷,認真道“你真的很好看,你是我見過第一個……這么好看,還這么努力的人?!?br />
  在她們學校,好看的女生基本只關心自己的打扮,還有學校里的男孩。對她們而言,漂亮的臉蛋是一種通行證,可以不需要努力學習,就可以在學校里混得很好。

  可這個叫楚殷的女孩并不是。

  學校里的那些所謂的級花、?;?,都沒有她好看??伤呐Τ潭?,甚至連自己都會感到壓力,這些天她可以說是靠和楚殷較著勁撐下來的。

  楚殷聽完她這句話,微微一怔。

  她抬手摸摸鼻尖兒,有點不好意思地想,其實上輩子高中時的自己,大概就是她口中說的那種女孩吧——不喜歡學習,更偏愛打扮,貌美而不馴,生活在別人的目光中。

  也因此招惹上了不該惹的人。

  原來這輩子的自己,在別人眼中已經變成了這樣的模樣。

  楚殷很喜歡很喜歡這種改變。

  她輕輕一笑,桃花眼狡黠而漂亮“可能是……因為我年紀大吧?!?br />
  ……

  第二天,結業式如期舉行,今天是個大晴天。

  公布排名的時候氣氛還是有一些緊張,主辦方還搞了點小噱頭,從第十名開始往前公布。每個被叫到名次的學生,都會爆發出一聲驚喜的叫聲,周圍的同學也會鼓掌祝賀。

  從聽到第8名也不是自己之后,韓初瑩就放棄了,心安理得地在一邊咸魚。

  她雖然有楚殷給開小灶,但她本身作為一個學霸,對自己的能力把握得非常清楚。韓初瑩最高最高能在這里排到第八,再往前是絕對不可能了。

  所以她現在開始關心別人的成績。

  女學霸坐在她旁邊,神色緊張,拳頭緊緊攥著。

  韓初瑩拍了拍她的拳頭,小聲說“放心,你可以的?!?br />
  女學霸僵硬地點點頭。

  第七名,不是她,第六名,也不是。她的臉色越來越白,就在這時,楚殷忽然隔著韓初瑩,手指尖輕輕點了一下學霸的拳頭。

  “伸手?!背笳f。

  學霸下意識地攤開了手。

  楚殷在她掌心,放了一顆小小的薄荷糖“馬上到你?!?br />
  學霸猛地抬起頭,就在這時,忽然聽見老師念的第五名——是自己的名字!

為您推薦
如何利用互联网平台